【社論】不幸的中毒事件 遺憾的爭議懲處

台中市衛生局對涉及台中市前議長張宏年全家中毒案的盛唐中醫出重手,除先前連續重罰外,局長曾梓展並親自操刀將該院院長呂世明撤銷醫師執照,這等同判事業死刑,下手之重,引發醫界譁然。本案原屬單純醫療糾紛,但因政治力介入,使得事件複雜走樣,曾梓展又是政客型的醫界大亨,中醫界對他「重西輕中」的行事風格頗有微詞,他主導的判決是否公允,備受爭議。 遭判事業死刑的呂世明在中醫界頗負盛名,對治療腫瘤頗有心得,也是醫界著名的重症權威,不少政商名流都是他診所的常客。

前台中市長胡志強全家也曾到盛唐調養身體。在張家爆發中毒事件後,胡志強出面證實女兒胡婷婷及夫人邵曉鈴先後在這家診所調養身體,並強調「效果非常好」,「我們都沒有中毒也沒有不舒服」「還是很感謝醫師!」。 胡志強說的應是公道話,他的口碑,等於證實「盛唐」的療效,也可視為張家不幸事件的參考對照。張宏年全家中毒,說來有些匪夷所思,他們是因服下鉛丹中毒,而盛唐所投的鉛丹原本應是具療效的無毒水飛硃砂,長期供應的廠商卻魚目混珠供給鉛丹,呂世明的疏忽可能基於對長期往來廠商的信任,但身為名醫,犯此錯誤,令人費解,卻不能當卸責藉口。

但事後張家少主張彥彤的指控「殺人未遂」則危言聳聽,後來使盡政治壓力對呂世明的追殺,包括獅子大開口求償7000萬,也遠遠逾越比例原則,讓大眾對他受到傷害的同情大減。 曾梓展召開的懲戒醫師懲戒委員會議,在政治勢力巨大陰影下做出廢止呂世明等的醫師證書,毫不出人意外,對曾為名醫的呂世明而言,他的職業生命其實早在事件爆發,媒體一面倒口誅筆伐,加上衛生局連續追殺後,早已奄奄一息,曾梓展只是補刀讓他正式人頭落地。

但整個懲處過程,曾梓展虎虎生風的強勢,表面正義凜然,若干小動作卻相當難看,也讓這項判決有失之公允之嫌。 一是曾梓展在公審之前,刻意將主張公平看待事件的若干委員撤換,改派能配合他意志的鷹派人士,致這干中醫師於死地的意圖昭然若揭;此外,在盛唐案爆發後,衛生局大規模查處中醫,查獲相同犯案的康然中醫診所醫師張勝為,衛生局則輕判「停業3個月並接受繼續教育12小時」,曾梓展的說法是「沒檢舉不重罰」,雙重標準,箇中名堂難免啟人疑竇。衛生局還說「會嚴格把關醫療品質,秉持民眾健康、安全第一的原則嚴加審查」,一堆官話都是屁話,只要沒人檢舉,再怎麼傷身害命都可高舉輕放,明明放水,卻大言不慚「嚴格把關醫療品質」,簡直睜眼說瞎話。

在做出廢止呂世明等醫師證書懲戒後,曾梓展除說了一堆有關衛生局會如何替小老百姓健康把關的堂皇官話外,還呼籲「中藥商及中醫師」應秉持專業道德良知,遵守藥事法及醫師法等規定,切勿心存僥倖、罔顧病患健康。這段呼籲(其實就是警告)很有意思,只提中藥商及中醫師,露餡曾梓展歧視中醫的強烈針對性,照此公的說法,西藥商及西醫師莫非無須秉持專業道德良知,遵守藥事法及醫師法等規定?也可心存僥倖、罔顧病患健康?也因此,曾梓展對「盛唐」祭出大砍刀,更讓中醫界惴惴不安。

Happy
Happy
0 %
Sad
Sad
0 %
Excited
Excited
0 %
Sleepy
Sleepy
0 %
Angry
Angry
0 %
Surprise
Surprise
0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