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亞太版北約」的虛實

5月拜登先後訪問韓日,並在東京舉行「四方安全對話」峰會,國際解讀為美國試圖打造「亞太版北約」。6月29日登場的北約峰會,美方強調將中國大陸納入北約最新戰略概念的重要性,因此澳大利亞、紐西蘭、日本和韓國也首次被邀請參加北約峰會。進一步證實美國企圖打造「亞太版北約」。

大陸對此強烈指責,北約明明是北大西洋軍事組織,近年來卻跑到亞太地區耀武揚威,試圖把歐洲集團對抗的套路複製到亞太,此舉十分危險;並指出北約是冷戰產物和美國主導下的全球最大軍事聯盟,是美國維護霸權、操控歐洲安全格局的工具,同時代發展潮流背道而馳;「北約已經搞亂了歐洲,不要再搞亂亞太、搞亂世界」。

北約秘書長斯托爾滕貝格表明沒將中國當作對手,但關注中俄關係比以往更緊密。他認為北約正面對自二戰以來最大安全挑戰,強調不把中國視為對手,認為中國大陸很快會成為世界上最大經濟體,北約需要在氣候變化等問題上與中國大陸接觸,但對俄烏戰事以來中俄日益密切關係感憂慮。說法磨刀兩面光,卻掩飾不了北約形同美國傀儡的事實,以及北約內部對中國大陸看法的不同調。

美英兩國不斷釋出中國大陸和俄國的關係,已造成(對西方列強)的威脅及挑戰,因此強烈主張將中國大陸納入新「戰略概念」文件。內容將包括北約對北京採取更有力的措辭,以反映他們對中國大陸日益增長的軍事野心,以及可能對台武統的憂心;但德法等國則表示應使用更有分寸、更謹慎的說詞。持異議的成員國除了長期與中國大陸有經貿等往來外,更不希望目前的烏克蘭戰役節外生枝,北約應專心解決俄烏之爭,顯然德法等列強不希望戰役持久,遭受拖累。

美國將韓日拖下水,試圖打造「亞太版北約」,是藉此表明美國除了幫烏克蘭對付俄國外,還有餘力在亞太地區壓制中國大陸。其實反倒顯示拜登的心虛,烏克蘭戰役打了四多月,美國領銜的經濟制裁並未傷到俄國,普丁好整以暇表示按預定計畫進行,還表示可隨機改變戰略,並未設定終戰時程;拜登當初搧風點火挑起戰役,未料反而自己被絆住,在烏克蘭不斷求告下,必須宣布持續增加軍武及財務的援助。拜登的民調因此節節下滑,最近共和黨兩項透過最法院的婦女權及槍枝法案,對民主黨期中選舉更造成壓力。

對於美國的「亞太版北約」,四邊安全對話(Quad)中澳洲一向以美國馬首是瞻,日本則將中國大陸視為威脅,兩國熱烈歡迎不在話下。印度雖與中國大陸常起邊界紛爭,但在競合關係上力取平衡,加上與俄國的緊密關係,預料不會蹚渾水。至於韓國,新總統尹錫悅雖曾表明遠中態度,且有意改善韓日關係,但能否跨大一步改變跟中日的互動,還要取決於民意。

尤其朝鮮針對「亞太版北約」以放狠話,強調「有必要培養能確實壓制美國所有敵對行為更強大的力量」。尹錫悅上任時曾表示要改變文在寅時代對朝鮮的友善和平態度,朝鮮領導人金正恩因此放話「正面較量」,不久就試射火箭,受到南韓媒體嚴重關注,在輿論壓力下,尹錫悅被迫調整橫挑強鄰的強硬姿態,對於加入「亞太版北約」,應會持保留態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