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光閃閃的墨綠木尺 / 伍忠信

邢泰釗在立法院接受檢察總長人事同意權審查,拿出一把木尺,還大言不慚表示自己不忘初心。他的木尺相當刺眼,表面看似普通木色,其實表象下真正顏色是墨綠,在許多遭受冤獄人們眼中,更是充滿血色。

立法院綠委魑魅魍魎當道,又佔絕大多數,邢泰釗通過審查已無懸念。他那把自況為跟隨十多年的木尺,已經升級為殺氣騰騰的尚方寶劍。以他有如唐周武則天時代御史大夫來俊臣的酷吏風格,這把木尺,「三木之下,何求不得」的功能將更發揮得淋漓盡致。

可笑的是,他帶木尺展威風之餘,卻正義凜然大談司法公正,說檢察官兼有「法律守護者」與「公益代表人」雙重責任,面臨時代的遽變,亟需「維持」與「改變;「維持」指的是維持自律、自制優良傳統,例如堅持獨立性、保持客觀義務、精進專業;「改變」指的是與時俱進,求新求善。還認為呼應國人對司改的期待,是每一位檢察官責任。

但他的「維持」,就是堅持政治正確,最知名的是針對馬英九的政治追殺,已經無罪判決定讞的「三中案」,還動用政治力重啓調查,並痛批法院的判決。最近轟動國際的東檢追殺律師張靜案,荒唐聲押後遭法院駁回卻迅速起訴,外界一致認為是邢泰釗拍馬屁的政治絕活。

台灣司法在嚴重染綠後,公正已所剩無幾,檢察官成為當局鷹犬更屬司法之常。33大停電,檢察官的髒手竟然伸到台電員工,將他們當成縱火犯,實屬天下奇譚,此樁咄咄怪事,原來也出自邢泰釗的木尺。

檢察總長的血色木尺被最高當局加持為尚方寶劍後,已開創台灣檢察體系法西斯新紀元。

Happy
Happy
0 %
Sad
Sad
0 %
Excited
Excited
0 %
Sleepy
Sleepy
0 %
Angry
Angry
0 %
Surprise
Surprise
0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