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郁婷遭政治迫害應尋求庇護 / 柏松

台灣參加冬奧唯一能見度,是選手黃郁婷遭政治迫害。她因為試穿中國大陸運動服,成為台灣綠營公敵,一路遭1450圍剿,冬奧結束後,蘇貞昌惡狠狠說要嚴辦,不外啟動東廠,羅織叛國罪,關入政治黑牢或絞死示眾。不過奧委似乎掩護黃郁婷,說3月要到美國比賽,黃郁婷應把握機會,尋求美國政治庇護。

黃郁婷雖遭愛台義和團圍剿,但仍展現鬥志,在臉書上力戰綠色群妖,更激怒網路魑魅魍魎。連藍委都應聲蟲指責黃郁婷行為不對、傷害國民感情。其實有多少國民感情受傷害?只有綠色文妖,以及借題發揮作秀的藍綠政客而已。

綠營群丑歇斯底里反應還可以理解,它們一碰到中國大陸敏感議題,就像被踩到尾巴的野狗一樣張牙舞爪,暴怒狂咬。但藍營一面譴責,一面又說不教而誅失之過嚴,說黃郁婷罪不致死,其實何罪之有?藍委假惺惺聲援,心懷鬼胎,卻道貌岸然,比綠委直接邪惡,更讓人心寒。

記得2016年1月16日晚,當選的蔡英文說:「只要當總統的一天,沒有一個人必須為他們的認同道歉」,如今藍綠政客對黃郁婷的圍剿追殺,顯然大家將蔡英文公開嚴肅的談話當成屁話,蔡英文對這些政客以及她所豢養的文丑義和團暴行置若罔聞,也將自己的承諾當成放屁。

黃郁婷穿中國大陸隊服,也許是試試看是否質料較佳,或許覺得設計好看。綠營1450卻腹謗咬定她認同錯誤,有叛國之嫌,渾然忘卻它們的頭子說過「沒有一個人必須為他們的認同道歉。」,蘇貞昌還啟動文字獄,要進行誅殺,真是妖孽叢生。

中華奧委會說,黃郁婷3月要到美國比賽,應該是國際奧委會看不下去,要中華奧會將黃郁婷送到美國,保護她不受台灣當局政治追殺。黃郁婷到美國應尋求政治庇護,引發國際關注,以免回台遭五馬分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