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民2022之檻 / 伍忠信

國民黨連敗,士氣低迷觸底,春節前韓國瑜、朱立倫、江啟臣及趙少康四大咖聚餐聯合發文喊團結,不管能發揮多大實際影響,但總比處在散沙迷霧中好。韓國瑜闢謠「韓上朱下」,說「目前」完全未計畫2024。以國民黨目前狀況,侈談2024未免貽人笑柄,正如韓國瑜所說的,國民黨執政的14個縣市能否保下尚未可知;2024年總統大選,「等過了這個檻再說」。

從去年公投至年初罷昶、中二補選國民黨連三敗,不僅黨內士氣跌到谷底,也讓人看到該黨亡黨徵兆。黨主席朱立倫的領導威信幾乎破產,先前他出面喊團結、揚言擴大決策圈,藍營諸侯大都嗤之以鼻,整黨分崩離析,情勢發展下去,無須民進黨費心出手,本身就會粉碎自毀。仍擁有韓流底氣的韓國瑜適時出面邀約大咖聚會,營造團結形象,也等於拋給朱立倫救生圈。

有關「韓上朱下」的流言,大體上反映出藍營基層對朱立倫的不滿,更是集體焦慮感的顯示,認為朱立倫無法帶領國民黨再起,甚至會帶來毀滅;而韓國瑜去年新書發表會所召喚出的韓流再現,讓基層普遍覺得唯有韓流再起,才能讓國民黨復甦,因此希望韓國瑜「起而代朱」;但這有若對膏肓下猛藥,無濟於國民黨的重症,反受其害。姑不論韓國瑜根本毫無意願,縱使他站出來登高一呼也不見得黨內萬眾歸心,反可能分崩離析更烈。2020他的大敗,一大因素及來自黨內的掣肘扯腿,如今他敗軍之將,更難凝聚黨內士氣。

朱立倫兩度任國民黨主席都值該黨氣勢大衰之際,前次2015年還發生「換柱」風波,成為2016國民黨大敗一大口實,其實2016國民黨之敗早就在2014年地方選舉崩盤已見徵兆,罪魁禍首則是任內養大民進黨的馬英九。去年9月朱立倫再度競選黨主席,「換柱」舊話重提,倒是洪秀柱本人幫朱立倫說話,說當初是以馬英九為首大老們的集體共犯;但朱立倫身為黨主席,而且一度對競選大位避戰,投機個性畢露無遺,這也是他二度出任黨主席,國民黨連敗後成為眾矢之的的一大因素。

韓國瑜幫朱立倫圓場,說他剛選上黨主席,「做得很辛苦」,不過去年9月國民黨主席改選,當時公投的氣勢仍旺,四大公投在民調上顯示通過的機率都高,但四大公投最終全遭封殺;至年初的罷選雙敗,國民黨在輔選上毫無作為,朱立倫選後龜縮神隱,他的形象徹底崩壞,國民黨的認同度也跌入谷底。這已經不是「剛上任做得很辛苦」可虛飾交代,他後來出面道歉,也已難息眾怒,提出的團結擴大決策圈,早已尾大不掉的藍營諸侯更不買帳;整個黨的氛圍,足以「敗象已露」形容。

韓國瑜所邀約的國民黨「峰會」,四人同心喊話,大有減低基層焦慮感作用,也形同幫朱立倫背書,更應帶給藍營諸侯啟示,年底選戰蔡英文志在必得,手段上將較中二補選打顏家更為極端凶險,自以為高民調的諸侯若單打獨鬥,大有可能遭各個擊破。談團結雖是陳腔濫調,但選舉就是集團戰爭,中二補選顏家單幹慘敗就是血淋淋例子,國民黨再不團結,就等著被掃進歷史垃圾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