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快報

【本報綜合報導】美國近日對大陸展開的圍堵不斷升級,除了在新疆大搞人權議題,還進一步把戰綫推向西藏。同一時間,又趁疫情打台灣牌,倡議容許台灣參與世衞。有人留意到,最近有外逃台灣的港人,最近突然現身美國,不排除稍後會成為美國手上的另一張香港牌。

中美關係持續緊張,自從《港區國安法》實施,加上反對派退出議會,香港的局面回復平靜,但這不代表在國際層面就風和日麗。有消息指,包括曾於二○一二年擔任學民思潮發言人吳仲謙在內的五名避走台灣的港人,部分已到了美國,出席當地一些抗爭活動。這些人能夠由台灣獲得批准進入美國,背後自然有人安排。由於稍後美國有關於中港的法案提上議會,不排除他們的現身,正是要作出配合。

朱耀明之子參與安排

在社會運動爆發和《港區國安法》推出前後,多批港人離港,他們部分前往歐美、部分則走到台灣。這些人當中部分已被警方追緝,或者自忖留港有可能成為執法目標。像吳仲謙被控在二○一九年八月在九龍灣偉業街近牛頭角警署一帶,與其他身分不詳人士參與暴動,他還被指同日在偉業街一休憩處外管有兩部收發器、以及一支登山杖、一把鉗和一個「士巴拿」,另被控無牌管有無綫電通訊器具及管有攻擊性武器等罪名。至於五人中的另一人文家健,就因涉嫌於二○一九年七月一日闖入立法會會議廳,分別被控三項參與暴動罪,以及一項進入或逗留在會議廳範圍罪。

這些人在案件審判前,離港到了台灣,當時被台灣海巡署截獲並拘留,其後一直保持低調。不過,今年初有外媒報道他們已經到了美國紐約,協助他們尋求入境的是美國組織Hong Kong Democracy Council(HKDC),該組織總監是朱牧民。朱牧民是佔領運動發起人之一朱耀明之子,早年就被送往美國生活,相信這次美國當局以「重大公眾利益」批准入境的,暫准在當地逗留。上個月尾,有流亡人士就留意到相信是這批港人中的幾位,參加了在華盛頓紀念碑前,由抗爭組織「奶茶聯盟」舉行的集會。

不排除配合國會打香港牌

台美政府為何讓這批外逃港人到達華府呢?一個估計是美國議會正準備就「支持香港」有所行動。這批港人到達當地,很有可能是配合亮相,在公眾面前就香港問題「作證」。這個推斷的佐證之一,是不久前剛獲英國政府政治庇護申請的羅冠聰,在申請獲批前,他先後兩次配合出席美國參議院有關聽證會,「現身說法」希望國際關注香港。雖然,對於侵入國會山莊的抗議人士,美國朝野指責為暴民,力挺他們的前總統特朗普至今還因為被指散布仇恨而被封鎖社交平台帳戶,但同樣被指攻入香港議會的外逃人士,美國大有可能視之為爭取民主人士去面對社會大眾。這些人能否長期在美國逗留,以至獲得新生活,相信也與他們的言論和表現有關。

外逃港人由台赴美,以至活動趨於公開引起揣測,另一個原因是近日美國對大陸不斷出牌,當中像新疆人權問題,就出現了有外逃新疆人公開作證,力指在大陸受到不人道對待的場景,結果引來中方大力反擊。這些逃亡人士指控本國政府的聽證工作,幾乎是美國對其他國家施行制裁前的例行手續。既然美國已打了新疆牌、西藏牌,自然很有機會再打香港牌,移送這幾名被台灣拘獲的港人到美國,相信會有其策略用途。雖然特區行政會議成員、資深大律師湯家驊曾經指出,這五名逃亡人士是涉嫌縱火等刑事罪行而被通緝,而不是《國安法》,美方沒有理由提供「政治庇護」,但在中美角力不斷升溫上,這些法律標準相信已不管用。

從拜登政府上台以來的連串施為,手法雖然看似較特朗普總統時代文明,但其維護美國利益和全球領先的目標沒有改變,面對中國冒起的挑戰,在政治經濟上進行圍堵的做法不會改變。面對美國的全面施壓,中國也沒有讓步退縮的餘地,香港問題的升溫,帶來的結果只有幾個,當中包括本地政治環境和氣氛不斷日趨緊張,無法紓緩。同一時間,美國要打香港牌,當然不會對特區政府以至社會和顏悅色,敞開臂膀表示親熱。像吳仲謙等若然真的出來「作證」,得出來的後果大抵只是兩地更強的對立,以至香港社會可能面對「制裁」的後果,陷入負面發展的向下螺旋。

圖說:吳仲謙(右)被控在二○一九年八月在九龍灣偉業街近牛頭角警署一帶,與其他身分不詳人士參與暴動。資料圖片

Happy
Happy
0 %
Sad
Sad
0 %
Excited
Excited
0 %
Sleepy
Sleepy
0 %
Angry
Angry
0 %
Surprise
Surprise
0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