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論】法力無邊 他們的慶記會轉彎

警政署公開的暴力犯罪件數,六都中台中市37件最低,依人口數換算犯罪率為13%,也是六都之末,大大洗刷「慶記(槍彈)之都」臭名,最近發生連環黑道仇殺案的台南市,則暴力犯罪80件,犯罪率高達42.7%居全台之冠,也當仁不讓搶得慶記之都頭銜,市長黃偉哲儼然成為新的「慶記之王」,但他委屈表示,歹徒都涉及綁票搶劫了,法院還交保,不久就犯下黑道仇殺連環命案。

黃偉哲的感慨大致點出當初治安敗壞很大的一個環節,即司法的縱容讓大有可能再犯或為惡更烈的兇徒回歸犯罪現場,犯下更為重大驚悚刑案;台南市安平區在16日、23日連續發生相關的黑道仇殺命案就是典型的例子,主嫌先前曾犯過綁架、搶劫等重案,檢方以他黑道背景以及涉及的恩怨聲請羈押,法官卻輕縱,因而引發有如好萊塢驚悚片般的連環仇殺案。 這也可稱之為犯罪的蝴蝶效應。

台南的案子如果該主嫌初次犯下重案遭羈押,就不會有後來相繼仇殺黑道好友及主子的兩大命案。不管是黑道惡棍或是良善市民,都人命關天,說來法官未扣板機,卻授予兇徒「精神慶記」,失去兩條人命,讓兇徒交保的法官在責任簿上都要記上一筆。

台南仇殺案唯一漏網的徐姓歹徒25日投案,檢方聲請羈押,卻遭台南地院駁回以10萬元交保。弔詭的是法官既認為嫌犯涉重大殺人罪,且有串、滅證及逃亡之虞,卻又說他涉案情節較其他收押被告輕,而「羈押是對人身體自由的嚴重處分」,基於憲法比例原則,若有其他限制較小的處分,就不見得一定要收押,因此准許徐嫌10萬元交保,真是人嘴兩片皮,翻雲覆雨說東又道西,只是平凡百姓聽來霧煞煞,但一言以貫之:欲縱之罪,何患無辭?

台中市犯罪率是六都之末,大大洗刷「慶記(槍彈)之都」臭名。

從法官的說詞大致可以推論,當初對犯下兩大仇殺案的蔡姓兇徒,也是以相同精神交保,即認為「羈押是對人身體自由的嚴重處分」,卻渾然未覺,若未對心存殺意,且縝密籌謀殺人的兇徒羈押,而不予限制自由,豈非形同縱虎傷人?就以自況最講人權以及民主先進的美國來說,綁架以及搶劫都屬重案,辦案的助理檢察官一律都會聲請續押不得保釋,法官也都會採納。

台灣的法官人權彈性,未免寬鬆得近於疲乏。 美國聯邦最高法院的正義女神塑像蒙上雙眼,一手持天秤、一手持長劍,蒙眼的目的在不見紛爭者之貌,就不受誘惑,無懼權勢,只心存正義 。

台灣的法官,卻有的眼光炯炯有神,緊盯鈔票,趨炎附勢,有的睜眼閉眼,看的是加害人的人權,卻對受害者視而不見,司法天秤,非關正義,而是以財富權勢秤斤論兩。 法官有錢好辦事一向是民間缺乏實證的合理懷疑,重案嫌犯的交保也免不了有此聯想,但不無可能法官真的執迷於虛假人權,或者基於另一種社會良心,就像日本國際級大導演黑澤明(Akira Kurosawa)的作品《用心棒》(大鏢客),由大明星三船敏郎(Toshiro Mifune)演的用心棒介入一村莊荼毒鄉民的兩派黑道,居間挑撥互相殘殺,最後將倖存者幹掉解救鄉民。此劇後來由義大利導演轉拍成西部片經典《荒野大鏢客》,克林伊斯威特(Clint Eastwood)演三船敏郎的「用心棒」角色,也因此一躍成為國際超級大明星。

安平案交保的兇徒,獲得自由後連續幹掉黑道大老,看來給予交保法官的用意似乎對號上了「用心棒」的居心,讓黑道相互殘殺,最後司法收拾殘局。只是苦了黃偉哲成為新的「慶記王」;而台灣也非日本戰國或美國西部無法無天時代,慶記亂飛,人民安全堪虞,治安敗壞,百姓也不得安居樂業。

Happy
Happy
0 %
Sad
Sad
0 %
Excited
Excited
0 %
Sleepy
Sleepy
0 %
Angry
Angry
0 %
Surprise
Surprise
0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