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快報

授人以漁,成就他人

一位大陸醫學博士與一位日本老太太的故事

【記者劉幫寧整理】1992年李蟬夏辭去上海婦產科醫生的工作,隔年隻身前往日本念書逐夢,前後整整待了11年,前6年他課餘時間都在打工,每天睡不到5個小時,到了念博士班的時候,錢還是不夠,對未來開始感到焦慮、迷惘。

1997年,他在東京一家推拿院當推拿師,一天來了一位因為腰痛上門的69歲的老太太片谷美代子。從衣著打扮、言行舉止推斷,是一位有生活富足、有教養的人。推了兩個小時後,李蟬夏告訴她,如果腰痛沒有改善,請她第四天再過來。

依據李蟬夏的經驗,一般腰痛或腰部扭傷的人,只要一到兩次就可以緩解,甚至可以解決問題,但是她來推了三次還是沒有緩解。等到第四次再上門的時候,李蟬夏不禁懷疑她是不是真的腰有問題,於是提出要檢查一下腹部,片谷女士也同意了。

李蟬夏看到她的腹部隱約有褲腰帶的勒痕,下腹部右側相對於左側有輕微的抵抗感,摸不到包塊。請她側躺,再用手叩擊下腹部,發現有少量腹水,大約不到300毫升,當時就推測是中晚期右側卵巢癌引發腹水。

會有這樣的推測,李蟬夏解釋,引起腹水的原因不外乎幾個,一個69歲的老太太不可能是排卵,也不可能是子宮外孕;沒有腹痛和發燒,所以不是盆腔炎;從右側內向沒有摸到肝臟,表示肝臟沒有腫大,不可能是低蛋白血症;再加上她生活富足,也不可能營養不良,所以中晚期右側卵巢癌及癌性腹水的可能性最大。

李蟬夏對片谷女士說,趕快到附近東京大學附屬醫院婦產科做陰道超音波檢查,看看右側卵巢是不是有包塊及腹水,並抽取一些腹水做癌細胞檢查。兩天以後,老太太來了,不是感謝他,而是來投訴他。原來她沒有去婦產科,而是去了內科,醫生替她拍了一張站立位的腹部X光片,沒有發現包塊及腹水,診斷結果是胃腸炎。

李蟬夏告訴片谷女士,這是誤診,卵巢和腹水都在腹部下面,站立是拍不到包塊及腹水的,於是提議再觸診一次,片谷女士儘管不情願,但出於禮貌還是答應了。這一摸不得了,只隔兩天,腹水已經從300毫升來到了大概500毫升。李蟬夏要她趕快再到醫院去,一定要找婦產科,一定要做陰道超音波檢查,沒想到片谷女士拒絕了。

李蟬夏向她要電話號碼,也被拒絕了。在日本,被客戶投訴是很嚴重的事,李蟬夏因此被炒魷魚了。臨走他再跟老闆索取片谷女士的電話號碼,被老闆以事關客戶個人隱私一口回絕了。

李蟬夏不死心,跟老闆道德勸說,片谷女士絕對是被誤診了,這可是一條人命啊,怎可袖手旁觀?老闆拗不過他,拿出客戶名冊翻開,然後默默走開了。拿到片谷女士電話號碼的李蟬夏,開始每天打兩次電話,而且一打就是連續51天。

其實,李蟬夏在這段日子也曾有過糾結,甚至懷疑自己的判斷、懷疑自己這樣做是不是值得。即使他的判斷是對的,隨著時間的推移,片谷女士被救回來的機會已經愈來愈渺茫了。

到了第52天,片谷先生打了通電話給李蟬夏,請他到家裡吃個晚飯。這下輪到李蟬夏心裡忐忑不安了,是電話攻勢奏效了?或者是最後通牒?人家準備報警,以電話騷擾的罪名將他遣送回國了嗎?

李蟬夏依約到了片谷家,全家都很客氣接待他,片谷女士告訴他最近體重明顯增加,褲子也穿不下了,請他再檢查一下。李蟬夏一摸已經是一肚子腹水了,於是跟一家人商量,最後決定馬上叫救護車。

到了醫院急診室,很巧的是值班醫師正好是他的教授以前的學生,請他趕快替片谷女士做了陰道超音波檢查,當時診斷出來是右側卵巢包塊(右側卵巢癌?)、腹水。醫生請她留在急診室,等有空床位就辦理住院。最後檢查出來確定是右側卵巢包塊癌性及血性腹水,疑是晚期卵巢癌。

這時醫生提出的治療方案是立即進手術房開刀,但李禪夏馬上提出反對。他說,動手術的目的是切除腫塊,但晚期卵巢癌的包塊非常容易出血,根本就動不得,建議片谷女士接受保守治療,痛了就止痛,腹水多了就抽掉一些,但片谷女士最終還是決定接受手術治療。

5個小時的手術,主要都是在止血,最後以失敗告終。術後,醫生提出化療的方案,李蟬夏再次提出反對,認為手術已經失敗,再化療毫無意義,只會加重對身體的傷害,但遺憾的是,片谷女士還是聽從醫生的話接愛了化療。

李蟬夏感到非常失望,但他也想通了,「當局者迷,旁觀者清」,醫生說了她想聽的話,讓她看到了活下去的希望。第四次化療開始後沒多久,人在川崎的李蟬夏接到一通陌生電話,對方自稱律師,要他備齊所有能證明他身分的證件及銀行卡,隔天下午到東京大學附屬醫院婦產科病房。

他準時出現在病房,片谷女士躺在病床上,家人與律師圍在床邊。律師核實了他所有證件後,當場宣讀片谷女士的捐贈書,給了他600萬日圓(相當於當時人民幣36萬),另外每個月再給他20萬日圓(相當於當時人民幣1.2萬)作為生活費,直到他自動提出止付為止。

聽完律師宣讀捐贈書,李蟬夏又驚又喜又尷尬,這個結果完全出乎他的意料,這筆捐贈幫助他度過人生中最艱難的時刻。李蟬夏問片谷女士,為什麼要給他這麼多錢?這份恩情是他永遠無法報答的。老太太說,你把自己寶貴的時間都浪費在打工上,有了這些錢,就可以去成就自己,將來有機會也可以去成就別人。

1998年10月18日,片谷女士在醫院過世了。李蟬夏總共獲得680萬日圓(相當於當時人民幣40萬)的捐贈。1999年4月,他考上橫濱市立大學醫學博士班,2003年3月提出兩項醫學發明,被Naturel Reviews評價為2004年度全球神經誘導領域兩個最重要發現之一,並以此獲得日本醫學博士學位,夢想終於實現。

2004年3月,他有了第三項發明,2004年4月應邀到美國做博士後研究,第一個實驗就顛覆傳統智商理論。過去認為通過不斷的學習,人的智商會不斷提高,但他證明了基因決定智商,後天的學習只能讓智商接近基因決定的智商上限。他說,這不代表後天的學習不重要,而是應該揚長避短、因材施教。

2006年,他提出了第四項發明,2008年他回到中國。在科研上,他做到了成就自己,但他回想當初如果沒有老太太,也許今天的他不會是醫學博士,他的人生軌跡完全可能因為沒錢讀博而改變。

李蟬夏很感恩片谷女士,也很想念她,他希望大家叫他李博士,不是要炫耀,而是這個博士學位有她滿滿的愛與期待。這些年來他一直在思考,怎麼樣才能像片谷女士成就他一樣,去成就別人?

他是學醫的,醫學伴隨了他37年,醫者授人以魚,在他看來,知識本身不是力量,但知識通過實踐昇華為智慧,智慧才是力量。怎麼樣將他的知識及人生閱歷昇華到可以成就別人的智慧層面?健康之路漫漫長,醫者父母心,相信從小做起,效果一定更好,但需要更多人一起來參與,這是他正在追逐的新夢想:授人以漁,成就他人。

Happy
Happy
100 %
Sad
Sad
0 %
Excited
Excited
0 %
Sleepy
Sleepy
0 %
Angry
Angry
0 %
Surprise
Surprise
0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