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快報

台中市大智路打通是盧秀燕一大政績,案子規畫於2007年,但卡在拆遷的歧異上,13年來無法突破。盧秀燕上任後採軟磨功,終於溝通協調成功取得全數所有權人的同意,完成拆遷,突破13年的閉鎖,也讓後站東區、南區商機鹹魚大翻生。

 但車站正面的中區卻未蒙其利。照理說東西障礙已除,商機會隨交通流暢而雙向活絡,但東南區身價百倍翻轉,中區卻不為所動,問題出在中區的老舊積重難返;就像年華老去的糟糠妻抵不過妖嬌艷麗的青春小三。這是環境的現實,林佳龍時代曾做過局部更新,但無法面面俱到,他在任時所進行的遠百綜合大樓更新,雖風光一時,不多時又回復到「門前冷落車馬稀」的寂寥灰暗舊景象,正如拉皮整容失敗的遲暮美人一般。

 再就政治現實面而言,中區陷入區域沒落的惡性循環。在政商利益轉移後,商機大跌,人口跟著流失,據估計中區人口數已減至不足2萬,這也形成選票遞減效應,選票少,政客關注度自然降低,政治投資報酬率更可能打水漂,首長不願挹注經費幫助發展,榮景因此逐漸沒落,遂成景氣衰退、人口減少、選票遞減、建設停滯、區域頹敗的惡性循環。

 張溫鷹時代中區雖已走下坡,但生機猶在,她提的振興計畫大有可為,卻遭繼任的老胡以意識形態一刀砍;至林佳龍時代中區已奄奄一息,但鐵路高架化帶來希望,大車站計畫更讓中區充滿再生之機;可惜也走向人亡政息的輪迴宿命。

 中區因先天環境侷限,以及政治現實考量,其實再生已幾乎回天乏術,要談振興,更如冰封地獄(hell freezes over)。

Happy
Happy
0 %
Sad
Sad
0 %
Excited
Excited
0 %
Sleepy
Sleepy
0 %
Angry
Angry
0 %
Surprise
Surprise
0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