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快報

  行政院前後任兩發言人最近都和警務扯上關係。已經丟官的前發言人丁怡銘遭民眾檢舉他發布假新聞違反社維法,卻被刑事局壓下來不受理,此案因在野陣營仍緊咬不放,恐難善了;丁怡銘走人後暫代的李孟諺是行政院秘書長,他的姊夫鄭永和在台中大顯威風,因女兒酒駕被捕特權圍事,將派出所所長林澤聰狂飆痛罵到落淚,還引發一陣群架惡鬥,轟動大台中。

 丁怡銘是操作美豬議題過頭,誣賴知名牛肉麵館使用萊牛引發風暴,還將老闆蘇貞昌拖下水,事件越鬧越大,不得不下台止血,依當前官場「惹越大、升越高」的潛規則,此人前途看好;李孟諺則遭裙帶邊風掃到,他姊夫身分遭起底後立刻透過當時仍是發言人的丁怡銘自清,說其姊夫長期出錢出力參加義警工作,若因此意圖享有特權或禮遇,則行為不當、家人不會支持。說法聽似大義滅親,卻又不忘標榜鄭某「長期出錢出力」,磨刀兩面光,頗有蘇系嘴皮功夫高之風格。

 鄭永和大鬧南屯民防餐會,還拖出行政院這隻大象,勞動發言人丁怡銘幫他圓場,身分果然不凡。只是丁怡銘在兩天後自己就陷入萊牛假訊息風暴,鬧了3天後丟官走人,詭異的衰事莫非定律,兩人且不約而同成了警政攪屎棍,捅出諸多警政問題。

 民眾檢舉丁怡銘發布假新聞違反社維法,刑事局吞案不受理,原本應料定丁某人後台其硬,不會走人,因此情義相挺,依事發第一時間態勢,連蘇貞昌都親身出馬喬事,刑事局因此觀風辯色將案子吃掉,但計畫趕不上變化,丁某終於頂不住悠悠眾口狼狽走人,刑事局吞下的案子也將在社會壓力下吐出重辦。

 刑事局吃案的理由是,「此案是針對政府公共政策的提倡與說明,引起輿情對特定商家的誤解,丁已及時發布新聞澄清說明,與假訊息『惡假害』本質不同」,一面倒護航,引來網路鋪天蓋地痛批。刑事局說丁某的造謠是「政府公共政策的提倡與說明」,果真如此,堂堂正正「公共政策的提倡與說明」何必辭職謝罪?刑事局替他護航的說詞不僅破功更是鬼扯。至於說「與假訊息『惡假害』本質不同」,不但未審先判,而且是助紂為虐,刑事局等於是政府官員製造假新聞的幫兇。

 丁怡銘造謠的動機充滿惡意;他誣指牛肉麵店使用萊劑美牛,店家引用文件舉證未檢出萊劑,如果真含萊劑,蘇貞昌還敢冒險親臨消費,並下單訂了百碗做人情嗎?蘇貞昌已用實際行動證明他的佞臣丁怡銘造謠,請問刑事局長黃明昭:這不是造假什麼才是造假?

 至於說「害」,不僅被指控的店家首當其衝,惡評蜂擁,後來一大堆政客趁機消費作秀,才解除倒店危機,但全台牛肉麵店卻廣遭潑及,生意一落千丈,他們可沒有當事店家那般有蘇貞昌等各號政客大駕光臨的運氣,必須假以時日才能從假消息陰影走出,恢復元氣。丁怡銘造謠所造成的禍害既廣又深,刑事局還說與「假禍害」本質不同,辯詞簡直就如黑道的辯護大律師,翻雲覆雨,顛倒是非,混淆黑白。

 台中鄭永和耍威風罵哭派出所長事件媒體多有詳述。李孟諺遭裙帶關係牽拖,不過他的虎威遭姊夫濫用後,連市警局四分局長吳耀南在現場都「藉酒裝痴」,媒體說他在現場對他的所長遭辱罵視而未見,要不是同為民防員的見義勇為人士出面相挺回擊,所長還真不當人子,白流一串娘炮淚。

 事發現場顯然已發生群架事件,吳耀南身為警政坐地虎卻醉眼惺忪(也不知是真是假?)不聞不問,難辭瀆職之嫌,事件遭千夫所指後派他的副分局長滿嘴跑馬,硬拗說他坐主桌距離現場20公尺「之遙」,言外之意鞭長莫及。曾幾何時警力對維持治安還要拿尺衡量輕重緩急?試問吳耀南大分局長:20公尺之外的兇殺案,還能以迢遙為由,不理不睬嗎?

 吳耀南顯然深諳為官之道,他既懾於鄭永和背後的裙帶官威,也精算過鄭某每年對警方捐輸的財力,大局為重下,小小的派出所所長淪為出氣包,當他力保官位的祭品有何不可?

 此事件背後還有更嚴肅的問題,一是所長被罵哭可謂茲事體大,他本人有無創傷後壓力症候群(PTSD),應予重視,畢竟他是擁有殺人執照、執行公權力的基層長官,頂頭上司又將他當廢棄物丟包,市警局應介入心理輔導;其次他在遭受如此巨大委屈後,已不宜在原地擔任現職,尊重他志願讓他調離現職現所,應是吳耀南起碼的慈悲吧!

Happy
Happy
0 %
Sad
Sad
0 %
Excited
Excited
0 %
Sleepy
Sleepy
0 %
Angry
Angry
0 %
Surprise
Surprise
0 %